列昂‧托洛茨基在彼得格勒蘇維埃大會上的演說

robert-capa-leon-trotsky-copenhague-19321917年5月5日,也就是列昂‧托洛茨基回到俄國的第二天,他在彼得格勒蘇維埃大會上發表演說。演說的最後一段表明,儘管托洛茨基和列寧由於流亡而天各一方,但他們對於俄國革命的進展有著相同的評價。演說稿於同年5月7日刊登在蘇維埃的官方刊物《消息報》上。

我們在遙遠的大洋彼岸的紐約收到了俄國革命的消息,即便在這樣一個資產階級統治獨樹一幟的強國裡,俄國革命也發揮其影響力。美國的工人階級背負着惡名。人們說他們不支持革命。但如果你們見過二月份美國的工人們,你們會為自己掀起的這場革命而深深自豪。你們會意識到,這場革命不僅僅震動了俄國、歐洲,甚至也震動了美國。你們會像我一樣明白,這場革命開啓了一個新時代,一個血與鐵的時代,但不再是一個國家對抗另一個國家的鬥爭,而是受苦受難的階級對抗統治階級的鬥爭。(掌聲雷動)

在各處集會中的工人們請我向你們傳達他們誠摯的喜悅(掌聲雷動)。但是我們必須告訴你們一些有關德國人的事情。我曾有機會近距離接觸一小部分德國無產者。你們會問,在哪裡呢?在監獄的營房裡。英國資產階級政府把我們像敵人一樣抓起來,把我們關押在加拿大的一個戰俘營裡(呼聲「卑鄙!」)。那裡有100名軍官和800名德國水手。他們問我們,為什麼我們這些俄國公民會落到英國人手裡。當我們告訴他們,我們不是作為俄國公民,而是作為社會主義者被囚禁時,他們開始向我們傾訴,他們就是德國政府和威廉皇帝[1]的奴隸。我們和這些德國無產者成了很好的朋友。

那些被俘軍官並不喜歡這樣子,他們向獄長投訴,聲稱我們正在顛覆水手們對德皇的忠誠。於是看守隊長為了保持水手們對德皇的忠誠,便禁止我說話。德國水手們就這件事向獄長提出抗議。當我們離開那裡時,這些水手奏樂為我們送行,他們高喊:「打倒威廉,打倒資產階級,全世界無產者大團結萬歲!」(掌聲雷動)這些德國水手的覺悟現如今正出現在每個國家。俄國革命正是世界革命的序幕。

但我不能向你們隱瞞的是,現在正發生的許多事情我並不認同。我認為,參加政府[2]是危險的。我不相信可以從頂層重新建立政府的那種奇跡。先前,兩個階級的矛盾造成了雙重政權[3]。但是一個聯合內閣不會使我們從雙重政權的局面中解脫出來,它只不過把雙重政權變成內閣本身而已。革命絕不會因聯合政府的成立而結束,我們有必要記住這三條誡令:1)不信任資產階級,2)對我們自己的領導人保持控制,3)相信我們自己的革命力量。我認為你們下一步應該把一切權力交給工兵代表蘇維埃。只有單一的政權才能拯救俄國。世界革命的序幕,俄國革命萬歲!(掌聲)


[1]特指德國皇帝威廉二世。

[2]這裡特指第二臨時政府,是一個於五月五日組建的聯合政府,成員包括社會主義右派(孟什維克)以及以農民為基礎的社會革命黨(克倫斯基即是其成員——中文譯者注)。當孟什維克和社會革命黨領導蘇維埃時,地主/資本家曾有意壓制工人不斷壯大的力量。孟什維克和社會革命黨自願與他們合作。

[3]特指1905年第一次俄國革命期間的雙重政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