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國革命中的女性

俄國革命是最被資本建制所扭曲的歷史事件。在大部分的記載裡,女性的角色幾乎不會被提到,經由革命贏得的女性權益就更甚之。在1917年布爾什維克黨和俄國工人階級推翻了資本家與地主的統治後,促進了社會的基進變革,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

布爾什維克黨固然強調工人階級作為改變社會所扮演的角色,但也認知到女性承受了根植於資本主義和農村父權制度的雙重壓迫。他們將女性的解放看待成實現社會主義的關鍵戰場。列寧公開地說過:「無產階級在贏得徹底的女性解放以前,是不能達到解放的。」女性在布爾什維克黨中扮演了領導的角色,而革命的浪潮也廣泛地轉變了工人階級女性的意識和生活。

WWII Russia Women Guerillas

女性與二月革命

1917年的2月23日成千上萬的女性上街,引爆了二月革命。這起示威是在國際婦女節爆發的,而女布爾什維克黨在建立這起示威中居於核心地位。

1917年3月5日,安娜和瑪利亞‧烏里揚諾娃在《真理報》(Pravda)中曾經記載:「當時的女性沉浸在非常戰鬥性的情緒中,不只是女工,還包括所有排隊領麵包和煤油的女性群眾。她們舉辦政治會議並佔領街道,前往杜馬市議會要求分發麵包,並攔下電車。她們熱情地高呼:『同志們,出來吧!』她們到工廠鼓勵工人們放下手邊的工具。」

有史以來最進步的法律

在1917年的十二月,也就是十月革命中建立起的世上首個工人國家甫成立七週的時刻,離婚已經合法化而且容易辦到。此後不久女性平權受到法律明文保護,在婚姻關係之外生下的孩子不再屬於「非法」。

從最一開始的日子,布爾什維克黨就主張女性平權,並基本原則是把女性從傳統家庭中的奴役地位解放出來。在革命以前,女性的一生是被嚴格地安排好的:結婚、守貞、生育,然後被束縛在炊煮和育嬰等沉悶又無止盡的家務勞動之中。布爾什維克黨很快就向這些舊習做出挑戰,包括與這些舊習掛勾在一起的俄國東正教會和父權社會。

革命政權實施了社會照護系統,包括婦產機構、診所、學校、托兒所和幼稚園、共食餐廳和洗衣部門,這些都是為了讓女性從家務的束縛中解脫出來。為女性勞動者而設立的產前和產後的有薪產假,在工作場所可及之處設立哺乳室,加上新手媽媽在工作時擁有三個小時一次的休息時間,這些都被寫進僱傭法律之中。

在1920年,墮胎已經合法化而且免費,托洛茨基將它描述為女性「最重要的公民權、政治權和文化權之一。」政府還設立了婦女局,致力於支援女性,將她們帶入政治活動和教育系統之中,並告訴她們所擁有的最新權利。婦女局也辦理了文藝課程、政治討論活動、還有學習如何組織各項工作場所所需要的服務設施(像是日間托兒中心)的工作坊,成功在不同議題上提高了女性的意識,包括了托育、住房、和公共醫療,也使得無數的女性得以拓展她們的眼界。

WOMEN IN REVOLUTIONARY RUSSIA 2性自由

在整個革命之後的時期,布爾什維克黨確保了性別議題的討論空間,這對於過去的體制是個巨大的改變。許多人徹底改變了他們進入一段關係的方式。在1921年,共產黨青年團的研究指出,有百分之21%的男性和14%的女性找到了理想的婚姻。有66%的女性傾向在愛情的基礎上建立長期關係,而10%的女性則傾向與不同的伴侶保持關係。

柯倫泰(Alexandra Kollontai)替這場基進的變革辯護並解釋道:「舊的家庭關係中男性就是一切,女性則什麼都不是。典型的家庭中女性沒有屬於她們自己的意志、時間和金錢,然而這樣的情況正在我們每個人的注目下改變著。」(《共產主義與家庭》,1920年)

布爾什維克黨認為,一段關係應該要建立在自由選擇和私下相處情況,而不是建立在金錢的依賴關係上。有關性別問題的辯論、探索和實驗,在國家到處傳播。年輕人們特別熱切地探求他們的性別意識。一位名叫巴拉科娃(Berakova)的年輕女性在1927年於《紅色學生》中寫道:

《灰姑娘》那類的故事都消失了。我們女孩已經知道她們從男人那裡想要的是什麼,許多女孩因為健康的互相吸引而和男人睡覺,不必再有任何擔憂。我們不是任由男性來評判的物件或是傻瓜,女孩們知道誰是她們要選擇的人、要共枕的對象。

這段文字在俄國被寫下時的十幾年前,墮胎、離婚、同性關係還沒有合法化的。

史達林主義的反革命

連年對抗沙皇保皇派、對抗二十一個派兵入侵並企圖消滅新工人政權的帝國主義國家的戰爭,以及最為關鍵的,在德國革命的失敗和他國工人階級崛起的脈絡下革命被孤立於一國,為史達林統治下的官僚主義創造了溫床。史達林和官僚體系透過威權的手段,摧毀了本國工人階級的意識、行動力和民主制度,與此同時還利用威權阻擋了國外社會主義運動的勝利,目的是為了鞏固官僚的特權。這股反革命的浪潮不只急速地帶走了在革命時期建立的工人民主,也有意識地攻擊女性爭取到的成果。進步的法律被撤回。父權家庭結構又再一次地被拱為社會控制的手段。

鼓舞人心的遺產

官僚主義的崛起和史達林的背叛並不能貶低在1917年後的革命成果的重要性。此前,女性未曾有過如此高的政治地位。此前,女性的生活品質和幸福,也未曾像這樣被當作優先考量的對象。一世紀以前透過俄國革命而得到的成就,有些依然未能在今天大部分最「先進」的國家中實現。十月革命留下了不可否認的、鼓舞人心的證據,證明了在對抗各種形式壓迫的戰鬥,與工人階級為社會主義變革而進行的鬥爭之間,有著不可消抹的連結。

從俄國革命可見工人階級是社會中最有影響力的一股力量。只有透過有意識地為世界上百分九十九的人們建設一場運動,才能擊退女性和其他受壓迫群體面對的巨大的不平等。而就像布爾什維克黨一樣,我們必須理解到,沒有女性的站在鬥爭前線創造更美好的世界,資本主義是無法被擊敗的。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