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評:《列寧在火車上》—世界大變前的序幕

尼爾‧穆荷蘭德

LeninOnTheTrain.indd

當1917年的二月革命在俄羅斯爆發、沙皇被推翻時,弗拉基米爾‧列寧正在瑞士流亡。當他在戰爭中作為布爾什維克的領袖返回俄羅斯,堅決反對帝國主義的第一次世界大戰,以社會主義原則領導向資產階級臨時政府作出的反抗之時,注定創下歷史偉績。

在《列寧在火車上》一文中,作者梅里達爾(Catherine Merridale)把列寧設法返回革命中的俄羅斯生動描繪為「一個改變世界的旅程」,儘管她對布爾什維克奪權發起了譴責。她指出列寧發揮的重要作用──從國外返回俄羅斯,令布爾什維克在政治上重新定位,使他們能夠領導千千萬萬的工農兵在十月奪取政權。

措手不及

當年食物短缺問題嚴重,加上無休止的戰爭造成生靈塗炭,但沙皇政權和英國外交消息人士對問題予以否認。所以當二月革命爆發時,他們都大多都措手不及。「當時的一個特點是,英國外交及情報機構完全不接受二月革命的定局(更不用說合法性了)。」梅里達爾寫道。

列寧設法回去俄羅斯,並探討了幾種選擇。他間接接觸了惡名昭彰的陰謀家和前馬克思主義思想家,格爾方德(Alexander Helphand,也被稱為帕爾烏斯(Parvus)) 。他建議列寧與德國政權達成協議,允許列寧和其他社會主義者乘坐「密封火車」穿越德國領土,返回俄國境內。

因為美國準備參戰,忐忑不安的德國將領們採取冒險,希望列寧等革命者回國後會加劇俄國的動亂,迫使該國退出戰爭。他們的如意算盤翻倒了—— 後來俄羅斯的社會主義革命鼓舞了德國革命,推翻了凱撒並令德國資本主義命懸一線。

梅里達爾形容列寧對於應否採納此一建議極為猶豫,他擔心會被政敵詆毀為「德國間諜」。但沒有其他回國的可行方法,列寧很不情願地採納了計劃。然而,他始終堅持完全政治獨立於德國帝國主義及其利益。列寧繼續撰寫和公開談論他反對所有帝國主義的交戰國家,包括俄羅斯和德國。他堅持這些革命者在旅行中乘坐三等車廂,同時用粉筆在車廂地板上畫了一條線,將俄國人同德國「軍衛」分離開來。

梅里達爾詳細論述了列寧的敵人在1917年指控他收了「德國賄款」。她總結道:「只有可能性和謊言,而沒有真憑實據來支持這一說法」,用以抹黑列寧和布爾什維克,以及抹去群眾在革命中的作用。另外她評論道,相比起受英帝協助回國的「俄國馬克思主義之父」普列漢諾夫,列寧遠不是帝國主義的奸細。普列漢諾夫「雖然是一個馬克思主義者,但是高調的主戰派,是可以令其他社會主義者知道義務的愛國者。」

除了臨時政府,二月革命後工人代表蘇維埃會議成立了,作為與資產階級當局對立的「雙重政權」。但在3月27日,列寧的火車從蘇黎世車站駛出的那一天,臨時政府在「蘇維埃的背書下」宣佈繼續戰爭。

列寧堅持認為,布爾什維克必須堅決反對當時領導蘇維埃的孟什維克和社會革命黨。梅里達爾形容,列寧對布爾什維克領導的搖擺不定越來越憤怒,特別是加米涅夫和斯大林。在《真理報》黨文頁面裡,加米涅夫認為俄羅斯「仍然需要繼續戰爭和打勝仗,但主要是為了捍衛革命的勝利……」

儘管加米涅夫被地方黨部「審查」(「斯大林默默地拋棄了他」),直到列寧的回歸前,布爾什維克一直迷失方向。 列寧「3月初的電報是明確的:不支持臨時政府,不與其他黨派合作……將資產階級的權力轉交給工人民兵或蘇聯的……」。「路線上完全排除與孟什維克的任何結盟。他堅持認為,這場戰爭是資產階級血腥的冒險活動,而不是克倫斯基現在號召的革命保衛戰。」

lenin on the train 2

車站上的演講

在到達芬蘭站和彼得格勒時,列寧向歡迎的群眾演講,為社會主義革命作準備。「他的口號感覺像突然的電擊……一種對生命的召喚,對未來炫目的一瞥,令人開始私下產生懷疑。」梅里達爾寫道。

最後一章裡,梅里達爾表達了對列寧的政治敵意。她聲稱,十月革命是導致「獨裁」的「政變」。她這樣說,是在無視一場無數人參與的真正革命,並將早期的工人階級統治與後來斯大林主義的反革命暴政混為一談。然而,事實是,十月革命標誌著工人階級第一次成功奪權,並開始對社會進行社會主義改造。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