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爾什維克的起源—1903年分裂

Bolsheviks

100年前,1903年7月30日,俄國社會民主工黨的第二次代表大會在布魯塞爾召開。這個大會奠定了布爾什維克和孟什維克的歷史性分裂。

資產階級評論員和斯大林主義者都在撒謊,他們指列寧和1903年的布爾什維克是斯大林政權的起源。但大會上究竟發生了什麼?在大會上發生的事情怎樣影響了布爾什維克在1917年的革命?

社會民主黨人和斯大林主義者都閉口不談列寧曾是一個社會民主黨人的事實。但整個勞工運動,在第二國際的旗幟下,都印有社會民主黨的標籤,直到1914年第一次世界大戰爆發時,它分裂了。列寧和布爾什維克幾乎是國際上唯一反對戰爭的社會民主黨領導人。由於俄國社會主義革命成功,直接導致了共產國際的建立了,其大多成員來自社民黨的左翼。

1903年的社會民主工黨大會正是關於如何在俄國組織工人政黨。在1898年明斯克(Minsk)舉行成立大會後的整個時期,黨的存在僅僅是一些鬆散的研究小組和圈子,往往十分孤立,經常被秘密警察騷擾,因此缺乏凝聚力和連續性。

《火星報》

為了保持黨的團結和發展,當列寧從西伯利亞回來後,《火星報》於1903年推出。這份海外出版的報紙由普列漢諾夫,馬爾托夫和托洛茨基等社會民主派領袖參與。報紙被分發給俄國的工人群體。它的設想是通過報紙建立黨組織,為作者和讀者提供政治教育,以及工人鬥爭的消息。

《火星報》刊登了幾篇關於發展社會民主工黨新步驟的重要文章,由列寧撰寫,得到編輯部的內部討論和通過,文章包括「我們運動的緊急任務」(第一期的社論),「從哪裡開始?」和「給同志的信」等,報紙進行了分發和討論。當年一個重要的題目是反對「經濟主義」觀點的爭論。「經濟主義者」是形容那些重視工人的經濟鬥爭、輕視政治鬥爭的人。對他們來說,提高一個銅板的工資比反對沙皇政權的政治鬥爭更重要。

當黨圈子由原本主要討論社會主義的宣傳,開始轉向接觸更廣大層面的工人時,經濟主義出現了。一些參與者被不斷增加的罷工數字沖昏頭腦,不敢提出社會主義綱領。為了維護這個立場,他們創造了一個政治理論,說工人自己會理解對政治的需要,而「鬥爭就是一切」。列寧展示了社會民主黨人必須設法「支持每一個抗議和每一場反抗」,並提出如何將罷工與推翻沙皇專制和爭取社會主義的鬥爭相聯繫。黨從秘密轉變為公開活動,使得有可能看到哪些成員不僅能夠高談闊論,而且能夠正確地適應新的形勢。

圍繞《火星報》的辯論大大削弱了對經濟主義者的支持,1903年的大會目的是如列寧所寫:「火星派的綱領必將成為黨的綱領和路線,《火星報》的組織計劃必須建設成為黨的組織章程」。它關乎在共同政治原則下,走出過往的圈子思維邁向政黨。火星派是社會民主工黨最強大的流派,到大會前被視為一個同質的派別。

在大會之前,社會民主工黨內部的其它勢力,如崩得(Bund)和拉波切‧德羅(Rabotchie Delo),抵制和反對火星派的思想,他們都希望保持自主權。邦德是黨內右傾的一個猶太社會民主黨組織,德羅為經濟主義者辯護。大會上發生了什麼讓參與者感到驚訝的事情?火星派的少數最終與那些最反對火星派的對手結盟了。

法規

與斯大林派和保守派都聲稱的相反,這場分裂並不是基於政綱上的分歧。黨的綱領是一致決定的,只有一票棄權。直到第22次會議才發生了分裂。問題是黨的章程和選舉編輯部。列寧制定了草案,並在大會開始前進行了傳閱,但在大會上,同樣來自《火星報》的馬爾托夫對第一個部分就提出反對意見。儘管在表面上看分歧不大。

列寧這樣講:「承認黨綱、在物質上支持黨並親自參加黨的一個組織的人。」馬爾托夫的意見則是:「凡承認黨綱、並在黨的機關監督和領導下為實現黨的任務而積極工作的人。」區別在於前者「參加黨的一個組織」和後者的「在黨的機關監督和領導下」。列寧總結了他的立場:成為成員的條件是:一,一定程度的參與;二,黨委批准。

馬爾托夫有另一方面的認識:「每個罷工工人」應該能夠將自己算作一個成員。與在列寧的領導下1903年的大會創造某種的「精英黨」基調相反,馬爾托夫的提案以 28比23通過。在反《火星報》的代表中,馬爾托夫贏得8人中7人的支持。(諷刺的是,在1906年布爾什維克和孟什維克的統一大會,在列寧的支持下這決定被推翻了。)

Bolsheviks2

編輯委員會

在1903年的大會上,《火星報》本來會成為黨的中央機關。正如黨章指明,編輯部應由三個人組成。列寧提議他自己、普列漢諾夫和馬爾托夫組成黨委會,因為三人有一起工作三年的經驗。正是這三個人在實踐中執行了主要任務,發表了重要的文章。這意味著三個原有編委——阿克塞爾羅德、查蘇利奇和波特列索夫將會離開。

然而,這項提議遭到抵制。一方面是因為反對《火星報》的政治思想,也因為個人考量反對三人。「被解雇」的三個人怎麼看待這個決定?大會真的有權改變編輯部人選嗎?

舊的圈子思想捲土重來了,並反對多數派致力建立真正的黨的決定。七名反《火星報》的代表在投票的時候離開會場,使列寧以19票對17.票勝出,並產生了布爾什維克(多數)和孟什維克(少數)兩個名字。

在大會之前,《火星報》新的少數派,孟什維克,本來是那些同意提案、強調遵從黨大會決定的人。但此時不再是這樣,馬爾托夫拒絕加入編輯部,因此只剩下列寧和普列漢諾夫。

非生死攸關

大會(為了保安原因,大會被移到倫敦舉行)後,列寧指出,該爭議並非生死攸關,不是政治原則問題,而是討論建黨的方法。托洛茨基是那些在大會上反對列寧的代表之一。二十年後,斯大林主義者稱他為「孟什維克」。但是在1903年和1905年的革命中,托洛茨基在政治上是接近布爾什維克的。當他1917年加入布爾什維克,並與列寧一起領導10月革命時,他承認他輕視了列寧強調黨建設的重要性。

1904年春天,列寧在他的書《進一步,退兩步》中總結了大會的辯論。這些分歧在於大會是否是黨的最高決策機關,反對實用主義及機會主義的立場。馬爾托夫及其支持者說「每個罷工工人」都可算是黨員,但在實踐中,這種寬鬆的成員資格是應用在他們在學術界的朋友,即每個教授和每個學生!他們把可以不參加黨內活動的人算作黨員,可以不承擔責任或義務。

孟什維克者用「廣泛的工人政黨」反對他們所描述的列寧的較小規模的「陰謀」團體。但把更多的人算作黨員只能增加黨員數量,不一定會使黨更強大。更多的中產階級個人可以作為社會民主黨人「客串」出現。但挑戰沙皇和資本主義所需要的是一個有集體組織和決策的工人黨。

《火星報》代表著黨建的兩個基本方法——第一是集中制,第二是報紙在開展黨工作(主要為地下工作)的特殊作用。幾十年後,集中制被極大的扭曲了,被理解為完全「自上而下」的黨。曾經歷了德國社會民主黨「自上而下」的運作、向右轉、為領袖給予舒適位置的羅莎‧盧森堡,批評了列寧強調集中制和職業革命者的設想。

然而,列寧答覆說,他沒有維護「任何一個特定組織而反對另一個」,而根本只是一個建立組織的原則。如果黨的決策和政策不集中,它就不是一個黨,而是幾個。列寧認為,不同意見可以討論,在黨內可以有不同意見。

關於職業革命者的問題,列寧後來承認他過分強調了這個問題,黨領袖應該先為黨工作。與德國的社會民主黨相反,布爾什維克的全職人員沒有特權。

Bolsheviks3民主集中制

列寧主張,黨應該建立在民主集中制的基礎上。孟什維克和德國社會民主黨也用相同的詞語。德國社會民主黨毫無異議是第二國際內最大的黨,被普遍視為一個馬克思主義和革命的黨。羅莎‧盧森堡是少數認識到在表面以下黨正在發生蛻化的領導人之一。

布爾什維克使用民主集中制,意味著在許多和廣泛的辯論中有最充分的自由。這被斯大林主義官僚獨裁的集權主義完全扭曲了。在1920-30年代期間,斯大林對布爾什維克黨領導人和黨員實施了大規模清洗和處決,通過實際上是一場一面倒的內戰取得了政權。特權官僚在蘇聯掌了權。在斯大林主義底下,在俄國和全球的「共產黨」內的異見觀點都被取締。

退兩步

如果說大會是進一步,那麼接下來的幾個月是退兩步。在大會的鬥爭中,馬爾托夫和孟什維克與黨右翼結盟並捲土重來。在大會後這令矛盾升溫,進一步發展成政治問題。列寧的立場是,大會中的辯論不能為黨分裂提供正當理由。他和普列漢諾夫都因此提出了和解,允許其他四人返回《火星報》的委員會,但他們拒絕了。普列漢諾雖然此前對馬爾托夫在組織上的機會主義提出尖銳的批評,但後來他投降了。他不惜任何代價謀求團結,並開始把列寧批評孟什維克當做最嚴重的問題。普列漢諾夫改變立場,使列寧離開編輯部,其他四人返回。

在列寧離開後,新的《火星報》採取了新的政治路線。例如,普列漢諾夫在一篇題為「不應該做什麼?」的文章中嘲笑大會的辯論和決定。該報章強調,「政治性」比組織問題更重要。這是一個所有馬克思主義者都同意的公理,但對於新《火星報》來說,這意味避談所有關於黨建的問題。他們認為布爾什維克扼殺了所有的「個人主動性」。如果那樣,意味著不同類型的領導不會做他們喜歡的事了,他們是對的。

列寧作出回應,要求黨領導人曝露在陽光下,他們的活動和行動應該受廣泛問責,有空間透過決議來表達異議,以及「在最壞的情況下,推翻完全無能的當權者」,都是維護黨內民主的方法。這將把黨與小社團區分開來。在小社團內「威脅退出」往往是辯論中慣用的手法。這也是馬爾托夫在大會後採取的方法,當時他當選編輯部委員的情況下拒絕參與其中。

那些年,在俄國社會民主工黨內的辯論常使用非常尖銳的語言。列寧自己在1907年寫道:「『兩本小冊子可以做什麼?』和『向前一步;後退兩步』,為讀者展示小組內部激烈的、甚至痛苦和和具有破壞性的爭議。毫無疑問,這場鬥爭有許多令不討好的特徵。只有通過招募無產階級分子擴充黨的力量,結合進行公開的群眾運動,才能消除現有的小幫派思想。」

在接下來的幾年裡,布爾什維克當然的成為俄國社會民主工黨的工人組成部分。在1905年的第一次俄國革命中,孟什維克認為資產階級應該參與,因為俄國發展的下一個階段將是民主的資本主義社會。另一方面,布爾什維克強調工人階級的獨立性——不信任或不從屬於資產階級。縱使布爾什維克也強調革命的資產階級民主目標:推翻沙皇、解決土地問題、民族解放。1905年的革命失敗了,接著是幾年的反動局勢。

到1912年開始的另一波工人鬥爭運動,布爾什維克和孟什維克最終成為兩個不同的黨。這一分裂在第一次世界大戰爆發時得到證實,普列漢諾夫在戰爭中支持帝國主義沙俄了。

在革命中的1917年,布爾什維克得到大多數工人和士兵的支持。這個政團從1903年就蹣跚地開始了它的生命。在隨後的鬥爭中它獲得威望,並且證明能夠讓工人階級奪取政權,撼動整個世界的根基。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